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从60万增至70万 仅用1天时间


“这个病到晚期的时候,疼痛特别强烈,我们想象不到的那种,是骨头的那种疼。睡不好也吃不好,人也特别痛苦。”王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一直在为父能否早日解除隔离去专科医院就诊而努力,但“隔离期未结束,没有医院会接收。”

据普仁医院出院记录显示,王忠于2月25日入院,6天后出院,出院诊断为多发性骨髓瘤IgD型、肾小球疾患、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维持血液透析、重度贫血(肾性贫血、肿瘤性贫血)、继发性淀粉样变性、舌淀粉样变、淀粉样变肾损害、口腔溃疡……建议出院后继续治疗。

硚口区卫健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卫健局一直和家属在积极沟通,经了解,王忠属于硚口区指挥部从定点医院武汉市肺科医院转到湖北省中山医院隔离的,“中山医院是一家综合性医院,基本的透析还是在做,但因王忠隔离期未满,现在转院不合规,而且别的非新冠定点医院也会拒绝收治,情况确实很麻烦”。

“2018年年初父亲在协和医院住院,化疗第一阶段发生感染,导致病情恶化严重,当时在协和住了两三个月,在那之后就开始肾衰竭了,每周需要做三次透析。”王先生介绍。

核酸检测呈阴性,CT显示有阴影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药品监督管理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药品监督管理局:

“今年疫情刚爆发的时候,父亲舌头就开始出现淀粉样变性,口腔溃疡,浑身关节剧痛,四肢肌肉萎缩,无法独自站立。”王先生回忆,当时自己便开始找医院做治疗,但那时连透析的医院都很难找,因为疫情严重,很多医院被征用为新冠肺炎定点医院,最终联系到武汉市普仁医院 ,“但那边治疗不了我父亲的原发性基础病,只能做透析。”

“父亲出院后直接被拉到湖北省中山医院,我和母亲解除隔离准备去接他时,被告知父亲还要隔离14天。”王先生称因为中山医院是一家综合性医院,只能保证基本的透析和治疗,无法治疗父亲的原发性基础病,他担心父亲的病症会在这期间继续恶化下去。

记者注意到,在国家卫健委在2月5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将“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者”作为湖北省临床诊断病例标准,这提示湖北地区新型冠状病毒诊断不再依赖核酸检测结果。此前推荐CT影像作为首选诊断方法而引发关注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学影像科副主任张笑春教授当时曾表示,“病毒核酸检测是最终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无创诊断的金标准,然而检测结果‘CT阳性、核酸阴性’的结果,可能影响临床排查。”

患者在协和医院核酸检测、抗体检测阴性